斗地主小游戏
廉政文學 廉政書畫 廉政漫畫 廉政史鑒 閩東歷史廉潔人物薈 文化之約

林釬的三座“關”

 來源:海峽通訊   瀏覽次數:   2019-05-20   字體大小:[大][中][小]

  青石紅磚、白壁黛瓦、斗拱舉天、重檐如畫……走進福建省漳州市洞口社林釬故居,古韻悠揚的祠堂守護著自己姓氏的靈魂,傳遞著獨特的美感。

  林釬(1578—1636),字實甫,號鶴臺,明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探花及第,授翰林院編修,歷任國子監司業、祭酒等職,拜為東閣大學士,人們尊稱為“林閣老”。他為官清廉,辦事公正,以“清恬異常,高風亮節”聞名于世。

  明天啟熹宗時,林釬任國子監國子司業,后升為國子祭酒。當時熹宗皇帝寵信宦官,以魏忠賢為首的閹黨當政專權,屢次制造大規模冤案,陷害忠良。國子監里有個魏黨走狗陸萬齡為巴結魏忠賢,要在太學邊建立魏忠賢生祠,林釬果敢提出反對意見,認為“他日皇上入學釋奠,君拜于下,臣偃于上,能安乎?”當陸萬齡一伙將籌集建祠資金的簿冊啟事遞到林釬面前,強迫林釬倡導捐獻時,正直的林釬氣憤之下,“授筆涂抹”。林釬因此得罪了奸黨,自知難以在京城立身,當天晚上,便把自己的烏紗帽掛在欞星門上,匆匆收拾行裝,逃離了京城。魏忠賢為此偽造圣旨削去了林釬的官職。

  盡管在京城拍案而起,“即夕掛冠欞星門徑歸”,連夜返漳,但老家是無法居住了,林釬來到了古樓社,建造了一座四方弧角的兩層土樓“告老樓”,希望厚重的樓墻能成為牢固的關隘,一方面“關住”自己,韜光養晦;另一方面也借以抵擋外力的入侵。這是林釬留給家鄉的第一座“關”。等到林釬起復官拜東閣大學士時,告老樓的名稱不適合已經入閣的林釬,基于對林釬的尊重,鄉親們稱之為“閣老樓”。正門前的石碑記載著他這段剛正不阿、不畏權貴的事跡。

  辭官回到家鄉龍溪后,林釬釣魚,夫人織布,清貧度日。按說,此時似乎應該“低調做人”“兩耳不聞窗外事”,但林釬終究“閑不住”。他的家鄉洞口社處于九龍江邊,常有水災之害,為此林釬倡議家鄉百姓興修水利、筑壩引渠。

  嘉靖年間,海禁政策高度強化。市舶雖罷,而日本商人在海上往來自如,與中國沿海一帶豪強勾結,形成海上亦商亦寇的武裝集團。天啟年間(1621—1627年),海上武裝集團常勾結強盜、倭寇入侵海澄、龍溪、漳州以東一帶。當時,當地士紳已經有了建設關隘的籌劃方案,但這些方案要實施必須依靠官府的力量,而方案由誰向官府提出至關重要,甚至關系到能否被采納和實施。林釬當時雖是為避閹黨陷害而退居鄉里,還處于逆境中,但他表現出了一種勇氣,一種擔當,他站在愛民愛鄉的立場上,毅然挺身而出,在聽取了地方士紳有關“在岐山與鶴鳴山之間的萬松嶺建一關城,以保漳城及東郊不受侵擾”的動議后,主動將民意告訴漳州知府杜遂。杜遂十分重視,開工新建關城。明崇禎二年(1629年),繼任漳州知府施邦曜,在與林釬的表弟陳天定等鄉賢共議防御海寇設施及“捍敵之策”之后,繼建關城及鎮門兩炮臺。具體由里人王必標負責施工,共花一萬余工建成建成這座關城。關隘建成之日,施邦曜特地邀請林釬撰寫《施公新筑萬松關碑記》,碑石至今尚存,已被列為保護文物。

  這是林釬參與家鄉建設的第二座“關”,一道名副其實的關隘——萬松關。它坐落在龍海市榜山鎮梧浦村后岐山與鶴鳴山之間的萬松嶺,雄踞于江東橋之西,自六朝以來就是險要關隘。高大的城門關上,嵌著一塊青石橫匾,鐫有林釬親手題寫的“天寶維垣”四個楷書大字,雄渾有力。站在城樓頂上,只見這一帶群山從西朝東,傍著由北向南的九龍江北溪支流,山高水深,巖陡流激,構成了一道天然屏障。想當年據守此關者居高臨下,真有“一夫當關,萬人莫敵”之勢。

  由人而神的故事,在我國璀璨的歷史文化中并不少見,關羽如是,遍布漳州大地的威惠廟主祀開漳圣王陳元光亦是。被供奉在靈通寺觀音殿一側的林釬,也給漳州人留下了一座由人而神的“情關”。

  據說,進京趕考前,林釬在龍海市榜山鎮翠林村私塾教書,娶楊氏孝勤為妻。楊夫人過世后,皇帝御賜一對缸、寶劍和令旗給林釬,讓他運回家鄉,并下口諭:若途中有所阻攔,不肯上繳錢財,遇樹可砍,遇房可拆。放在一般人眼里,這可是一個大發橫財的好機會啊!可林釬一生為官清廉,不愿意擾民與搜刮民脂民膏,便命令家人從水路將大缸運回老家。遺憾的是,當年御賜的寶劍因年久失傳,令旗在新中國成立前也被偷走。在翠林村“龍虎厝”祠堂里,楊氏族人將大缸、林釬和楊夫人一并供奉,并將它們所承載的清廉故事代代相傳。

  熹宗死后,魏忠賢倒臺。崇禎元年(1628年),新皇帝起用被魏忠賢迫害的大臣,對風骨錚錚、廉潔自守的林釬十分賞識。林釬官復原職,繼而升任禮部侍郎兼侍讀學士。崇禎九年(1636),林釬向皇帝呈上治國四策:用人、理財、清寇、寧邊。他的精辟論證和精明能干,深得皇帝器重,拜為東閣大學士,被尊稱為“林閣老”,入閣參與軍國大事。

  崇禎九年(1636年),林釬去世。皇帝念他一生廉潔奉公,御賜“澹泊寧靜、中正和平”八個大字,在他家鄉的官道上,立三間五層的“中正和平坊”石牌坊,謚號“文穆”,并在他墓碑上題“慈孝承恩”四字。功績蓋棺而論,也算是對林釬一生的公正評價。(楊燕芬)

版權所有 中共福建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福建省監察委員會 [閩ICP備13019752號]

關于我們 網站聲明

斗地主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