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地主小游戏

檔案局副局長沉迷彩票侵吞公款外逃 拾荒為生仍想中大獎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瀏覽次數:   2019-04-28 09:39   字體大小:[大] [中] [小]

  “就是一個流浪漢形象,蓬頭垢面,眼神呆滯,身上的衣服破了無數個洞。真不知道他這16年外逃生活是怎么過來的。”近日,回顧起當初追回黃余昌的場景,福建省將樂縣追逃組工作人員仍十分感慨。

  黃余昌,福建省將樂縣檔案局原副局長,涉嫌貪污賄賂犯罪,2003年1月18日擔心東窗事發,連夜整理辦公室物品,銷毀材料、租車外逃。同年3月,將樂縣檢察院對其立案偵查,并被公安機關列為網上逃犯。但多年來,黃余昌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始終杳無音訊。

  據黃余昌自述,這么多年,東躲西藏,不敢見人、不敢見光,一直以撿廢品度日,天氣好的時候住橋洞里,碰上惡劣天氣只能躲在廢棄的廠房里,16年的逃亡生活如鼠蟻般地活著,毫無尊嚴可言。

  2019年3月18日,將樂縣追逃工作小組在泉州市區郊外一廢品收購站將他追回,并讓他簡單梳洗,吃上一頓熱飯、熱湯。當穿上工作人員為他買的新衣裳時,他長舒一口氣,如釋重負地說:“終于可以結束這非人般的生活了。”

  成功追回黃余昌,得益于監察體制改革為追逃追贓工作注入的新活力。福建省、市、縣三級紀委監委把追逃追贓工作作為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不斷加大工作力度,統籌協調,精準施策,合力追逃。

  今年初,在福建省紀委監委的指導下,三明市紀委監委建立健全紀檢監察機關與司法機關問題線索移送等機制,將黃余昌案列入全市重點攻堅對象之一,市縣聯動展開追逃追贓“再接力”工作。

  “聽說他2009年、2010年在泉州市區街上撿廢品,他的同鄉還請他吃過飯”“他親屬反映,前幾年他母親過世都不敢回來”……3月5日,三明市紀委監委追逃督辦小組圍繞黃余昌去向,召集縣紀委監委、公安等部門再梳理再會商,初步判斷黃余昌可能還在泉州市區活動。

  要想在茫茫人海中,精準找出黃余昌,這無異于大海撈針。但追逃工作人員始終沒有放棄。三明市紀委監委追逃督辦小組統籌協調、靠前指揮,綜合分析該案特點,量身制定追逃方案,提請公安機關協助,對黃余昌采取技術調查措施。

  3月6日,追逃組帶著黃余昌有關信息,前往泉州市公安局提請協助核查黃余昌去向。上萬份的監控視頻、海量的人像信息……經過十余天的大數據信息排查,3月18日上午11時終于傳來好消息:一名與黃余昌相似度極高的人員出現在泉州市區郊外廢品收購站。泉州市鯉城區分局開元派出所立即前往該廢品收購站,將該人控制,盤問其身份,并將相關信息傳給將樂縣追逃組。

  將樂縣追逃組得到這一重要信息后,一方面立即對提供的信息展開核查,另一方面迅速趕往泉州市鯉城區現場確認。

  “我們是將樂縣追逃組工作人員,知道找你什么事嗎?”“知道、知道……”面對將樂縣追逃組工作人員的訊問,黃余昌哽咽著說。隨后,將樂縣追逃組按相關規定委托公安機關對其進行DNA比對確認身份,將其帶回將樂。

  黃余昌曾是一名有美好前途的干部,但他迷上買彩票、炒股票,在當時月工資只有幾百塊錢的時候,一次就花幾千元購買彩票,幾年來虧了不少錢,之后到處借錢,欠債數額越滾越大。后來,他利用借調到縣公路指揮部的工作便利,開始打起侵吞公款、受賄索賄的歪主意,其間涉嫌貪污公款30余萬元、受賄21.5萬元。

  外逃初期,黃余昌曾在廈門用假名幫助別人賣報紙,賺些零花錢。半年后逃到泉州市區靠拾荒為生。即使這樣,他仍妄想著有一天中個大獎,還清所有欠債。為此,他每天僅留下少許錢買饅頭、快餐充饑,其余收入全都花在買彩票上。

  “拾廢品的時候,我不敢跟別人生事,只能撿最便宜的紙皮賣,平時都睡在橋洞、爛尾樓,洗澡在橋洞邊上的河里,生病受傷也不敢去看醫生,只能買點消炎藥或止痛藥簡單吃下硬熬過去,有時甚至有輕生的念頭。”黃余昌后悔不已地說道,“被抓了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終于解脫了,不管組織怎么處理,我都接受。”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黃余昌的落網,為時間跨度長達16年的案件追逃工作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目前,該案仍在進一步調查處理中。

  “黃余昌的落網,是福建省追逃追贓工作的一個縮影,是深化監察體制改革的具體成果,彰顯了追逃追贓協作水平的提升。”福建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繼續保持永遠在路上的堅韌和執著,完善上下聯動、內外配合、高效順暢的追逃防逃追贓工作協調機制,落實外逃人員所在黨組織追逃和防逃責任,持續開展“天網行動”,扎實推進追逃追贓工作取得新成效。(福建省三明市紀委監委 葉水江 || 責任編輯 代江兵)

版權所有 中共福建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福建省監察委員會 [閩ICP備13019752號]

關于我們 網站聲明

斗地主小游戏